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彩云論壇 >> 清風文苑
未名湖畔
發布時間: 2019-06-18 08:11:27 來源: 文山州紀委

早說要去北大看看,說了多少次也沒有成行。至于為什么一定要去北大,因她是有著百年歷史的中國第一高等學府,早就慕名向往。

2019年五月的北京,春意盎然,鮮花盛開,鳥語花香,在這個美好的季節里,我有幸到北大進行短期學習,我終于可以借此機會走進北大,近距離欣賞她的美,感受她的博大精深。

北大一位給我們授課的老教授說:“北大有那么一首詩:‘未名湖是個海洋,詩人都藏在水底,靈魂們都是一條魚,也會從水面躍起’。來到北大,不可不到未名湖。”老教授這么一說,聽得我心癢癢的,真想馬上一睹她的風采。在去之前,我特意查閱了未名湖的資料,得知她名字的由來大有深意。

1930年,國學大師錢穆應邀進入燕京大學任教。一天,燕大監督司徒雷登在自己的家里設宴招待新同事。司徒雷登名為監督,實則燕大校務全由他一人主持,教育部規定校長必須任用中國人,只是徒有虛名而已。

司徒雷登問大家到校后的印象,錢穆直言不諱地說,聽說燕大是中國教會大學中最中國化的,現在看來不是這樣,進入校門就看見"M"樓、"S"樓(以美國捐資人姓名首字母命名),這是什么意思?哪有什么中國化?應該用中國名稱才對。滿座默然。于是后來,改"M"樓為"穆"樓,"S"樓為"適"樓,"貝公"樓為"辦公"樓,其他建筑一律賦以中國名稱。園中有一湖,景色絕佳,大家競相命名,但都不滿意,最后干脆取名"未名湖"。

“未名,未名,多么讓人向往的地方。”與朋友相視一笑,決定放棄午休時間去一睹她的風采。走過小石坊、走過鐘亭、走過臨湖軒、繞過博雅塔,便走近柳垂影影,綠水碧波的未名湖,映著這百年燕園,起伏的地勢與湖岸渾然天成的融合在一起。

未名湖如煙波浩淼的海洋,在光的作用下,湖面似停泊著萬千星辰,發出瞬息萬變的光芒,在未名湖畔,東可觀湖光塔影;西可看鐘亭落霞;南可望湖山林木;北可覽層樓幢影,處處都充滿了詩情畫意。

相伴著朋友,竊竊細語間,沿著未名湖畔穿行在楊柳依依、亭臺樓榭中漫步的那一刻,我仿佛觸摸了到什么。俯身隨手輕觸這湖旁凈而亮,泛著暗青色的油光石板,朝朝夕夕,歲歲年年,不知它們身上曾承載了多少先生的氣息。臆想季老、周老等諸先生們在這未名湖畔散步,駐足,凝望的樣子。或清晨露曦之時,或午后清涼之處,或夕陽垂柳之下,或月滿中天之夜;或獨立孤思,或二三成眾慢行,或四五成群閑談,字字珠璣,語語精辟,聲聲哲理。于塵世處,縱談天地間。方外化人,脫俗超群,集積成燕園百多年的文化沉淀!大師集地,滿園盡彌學者氣息,終成中華千百年來第一學園。

如今,這些先生已去,空留下我們這未名的游客,立湖畔,憑柳長思身影如山,空憶面容如海,而唏噓不已。但先生們留下的那些智慧,此刻敬仰在前。

慢行至“未名湖”碑前,石高約米半,如筍拔地而生,挺而秀立。“未名湖”三字紅而蒼勁油亮,隱透著燕園百多年的滄桑。未名猶在,時光卻已流轉。行累了,靜坐湖邊,閉上眼睛享受著微風吹過,想象著面凈眉長目慈容清瘦,一襲灰長衫隨風擺動的周老先生在這未名湖畔凝神的樣子;想象著那些詩人會不會像魚兒一樣躍出水面……

如今,這水還是這水,這石還是這石,這未名湖還是這未名湖,這燕園還是這燕園,只是,今已非昨,人已非人。時光帶走了先生們的身容,卻留下了這百年的未名湖畔。歲月滄桑,人生蹉跎,先生們如暗夜中顆顆明星,永遠耀亮天空,永遠會定格在歷史的長河中,為后人所瞻仰,為后人指方向,為后人點希望。(硯山縣紀委監委  李正廈)

相關文章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