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黨紀法規 >> 業務顧問
王某行為應如何定性?
發布時間: 2019-10-30 07:34:32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典型案例】

王某,安徽省滁州市經開區某派出所民警,中共黨員,負責轄區內治安管理和外來人員居住證辦理等行政事項。因工作關系與轄區內甲公司(私營企業)法定代表人湯某相識。

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工程承建商李某(王某的老鄉)因工程建設資金短缺多次主動找王某借款共計59萬元,雙方口頭約定年利率24%。

2018年5月,李某得知甲公司準備建設廠房,請王某幫助協調承接此工程。王某為讓李某通過承接工程獲利以便盡快償還借款和支付利息,出面要求湯某將工程項目交由李某承接。湯某考慮到公司相關治安及行政管理事項均需王某幫助,便予以同意。2018年10月,李某請王某在資金上給予支持,承諾工程獲利后會償還借款并按約定支付利息,并分給王某工程利潤。王某后期個人墊資20萬元用于購買建筑材料,并又借給李某90萬元(約定年利率24%),用于工程建設。經查,王某借給李某的共計149萬元大都是從其親戚和同事處所借,并按照12%的年利率向他們支付利息。2019年4月,工程項目竣工。至案發,李某僅償還王某15萬元借款,未支付任何利息,也未付給王某任何工程利潤。

【分歧意見】

本案中對王某的行為應如何定性,存在3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王某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工程項目建設;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

第二種意見認為:王某違反廉潔紀律,違規高息借貸,違規從事工程項目建設。

第三種意見認為:王某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為其特定關系人經營活動謀取利益,違規從事工程項目建設。

【評析意見】

該案中,對王某屬于違規從事工程項目建設的定性沒有爭議,爭議主要在于王某的其他行為應當如何定性,以及李某是否屬于特定關系人。

經研究,筆者傾向于第三種意見。

(一)王某不符合違規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的違紀主體

第一種意見認為,王某利用其對甲公司的行政管理職權,要求甲公司法定代表人湯某將工程項目交由李某承接,屬于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的違紀行為。王某雖有要求甲公司負責人將工程項目交由李某承接的行為,但對照其行為時適用的2015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2015年《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一十八條,該條規定的違紀主體為“黨員領導干部”,王某作為派出所普通民警,顯然不符合該違紀行為的主體要件。其次,該條強調的主要是非謀私的不當行使公權力干預市場經濟的行為,而本案中王某在干預市場經濟行為的背后存在著謀私的意圖,適用廉潔紀律相關條款更為適宜。

(二)王某的行為不構成違規高息借貸

第二種意見認為,2018年《紀律處分條例》第九十條第二款對違規高息借貸作出明確規定,“通過民間借貸等金融活動獲取大額回報,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王某行為實質是以借貸等金融活動方式從事營利活動,獲取大額回報,并且影響了公正執行公務。筆者認為此意見不妥,理由如下:一是本案中王某共計借款給李某149萬元,口頭約定年利率24%,該借款利率并未超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受法律保護的36%年利率,且王某出借款項大部分是從其親戚和同事處所借,需按12%的年利率向出借人支付利息,王某實際能獲得的年利率僅為12%;二是李某因缺少工程項目建設資金主動向老鄉王某借款,具有正當實際的借款需求;三是王某主觀上雖具有謀利的目的,但實際并未謀取到任何利益,即未通過民間借貸謀取到大額回報。

綜上,王某行為不宜認定為違規高息借貸。

(三)王某的行為構成利用職權為其特定關系人經營活動謀取利益

本案中,李某系王某的特定關系人。《中共中央紀委關于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若干規定》第六條對“特定關系人”作出規定,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而“其他共同利益關系的人”中,“其他共同利益關系”主要是指具有共同的經濟利益關系或其他方面的利益關系。

本案中王某借款給李某,李某允諾給予王某利息,王某幫助李某介紹工程,目的也是希望李某通過承接工程獲利后能及時償還其借款及支付利息,王某與李某之間明顯存在共同的經濟利益關系。王某基于對甲公司的行政管理職權,要求湯某將工程交由李某承接,湯某考慮到王某為公安干警,公司相關治安及行政管理事項均需王某幫助,且為了感謝王某在公司外來員工居住證辦理方面給予的幫助,便將本應交由其他公司承接的項目交由李某承接。王某的行為符合2015年《紀律處分條例》第八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的利用職權,為其他特定關系人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

(四)需說明的問題

1.認定違規高息借貸應考慮幾個問題。違規高息借貸是2018年《紀律處分條例》中新增加的違紀行為,對該違紀行為定性時,應主要考慮:借款人是否為出借人的管理和服務對象;借貸雙方約定借款的利率是否明顯超過當地群眾對外借款的正常利率;借款人有無正當的借款理由;出借人有無實際獲取大額回報;出借人借款給他人,有無影響到其公正執行公務等。

如果出借人利用職權或職務上的影響為借款人謀取利益,以借款名義來收取高額回報,應考慮涉嫌受賄犯罪。此外,根據2019年10月“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此類行為還可能涉嫌非法經營罪。

2.王某行為不宜認定受賄未遂。本案中,王某基于李某請托,利用職權為李某在工程項目承攬方面謀取利益,李某也承諾在工程獲利后給予其利潤,但由于工程未結算,致使李某至案發時未給予王某任何工程利潤。王某行為表面上看似符合受賄未遂的某些特征,但基于犯罪主客觀相一致原則,王某利用職權幫助李某承攬工程項目時,主觀上只是希望通過為李某介紹工程,使李某獲利后能及時償還借款和支付約定的利息,而不是出賣國家公權力去換取李某送他財物,因此不能認定王某構成受賄未遂。

(方揚清 王鑫  單位:安徽省滁州市紀委監委)

相關文章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女生最赚钱的行业 老有内蒙古麻将下载挂 最赚钱的汽车厂家 中年失业者怎么赚钱 2019年什么软件能赚钱 开桑拿酒店赚钱吗 好盈彩票游戏 襄阳开幼儿园赚钱吧 不收费的麻将 捕鱼怎么兑礼品赚钱 打鱼游戏怎么玩才能赚钱 壹加壹线上娱乐游戏 梦幻西游手游耕种赚钱 银河挂机赚钱 全球赚钱的地铁 日本经济大萧条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