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林檢局長的“發財路”——瀘水市林業局林檢局原局長席記昌
嚴重違紀違法案
發布時間: 2019-03-23 08:19:37 來源: 怒江州紀委

2018年1月13日,瀘水市林業局林檢局原局長席記昌被開除黨籍;3月27日,被開除公職;5月3日,福貢縣法院以受賄罪、行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萬元。

席記昌,1976年5月生,云南瀘水人,大學文化,高級工,2000年10月參加工作,2011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6年12月至1999年12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35108部隊服兵役;2000年10月至2002年7月在原瀘水縣稱桿鄉林業站工作;2002年7月至2004年3月在原瀘水縣六庫鎮林業站工作;2004年3月至2011年7月任原瀘水縣林業局能源站副站長;2011年7月至2017年2月任瀘水市林業局能源站站長;2017年2月至2017年9月擔任瀘水市林業局林檢局局長(股所級)。

席記昌極度崇尚個人主義、利己主義、拜金主義,他常常與領導、老板拉關系、套近乎,熱衷于吃喝玩樂,沉迷于燈紅酒綠,每次吃請,消費都以萬元計算。久而久之,在觥籌交錯間,席記昌慢慢地在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里迷失方向。消費支出多了,自然要想法“找收入”。于是,席記昌瘋狂利用已經編織好的“關系網”“人情網”攬工程、賣林地,大肆“賺錢”。

瘋狂斂財,無視法紀筑“美夢”

2011年7月,席記昌任瀘水市林業局能源站站長不久,得知老板賴某某想購買林地,就通過村民代表與村民小組的村民協商,以20萬元到30萬元不等的價格購買了多宗林地,然后利用其妹夫的名義與村民小組簽訂林地流轉協議,但未辦理林權流轉手續。之后,席記昌再將已經購買好的林地高價賣給賴某某,并利用職務的影響和“關系網”向鄉鎮林業站站長、村委會主任和分管林業的副縣長“打招呼”,希望在辦理林權轉讓手續中給予方便。在筆錄中,席記昌這樣說“當時我先出了30萬元錢讓我的妹夫把老百姓的林地流轉在我妹夫的名下,在把林地轉讓給老板賴某某,一收一轉我在中間吃了100多萬的差價”。席記昌就利用這樣的手段買賣林地,從中獲利355.4811萬元人民幣。在林地流轉中,賴某某為感謝席記昌的幫助,還送給席記昌27萬元人民幣。紀律審查中,席記昌對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認識不深刻,不到位,認為老板送給他27萬元,那是他們“兄弟”情深,理所應當。

2014年至2016年間,席記昌利用職務便利,將其弟弟推薦給農村太陽能項目的中標公司,負責瀘水境內的太陽能熱水器安裝,他則牢牢把農戶自籌資金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且收取的自籌資金高達1500元,購買冷水塔、熱水器管件、噴頭等配件,以及支付熱水器運費、安裝費、卸貨費等費用成本僅在700元至800元左右,剩余的自籌資金悉數裝進了席記昌的個人腰包。僅在太陽能熱水器項目中,席記昌共“獲利”220.9976萬元。

至東窗事發,席記昌以各種“高明手段”,共“獲利”900多萬元人民幣。在收繳違紀資金時,席記昌的賬上只有70多萬元,有50萬元還是與他人的借款,除了購買了一套住房、一棟別墅、一輛高檔的越野車和部分固定投資外,其余50%左右的資金都被他揮霍殆盡。

一朝破滅,“美夢”最終成泡影

2000年10月起,席記昌從一名鄉鎮林業站的一般職工一路走到市林業局林檢局局長(股所級)。比起身邊許多科班出生的專業技術人員,他的日子混得可謂是“風生水起”,其背后,“關系”是席記昌升官發財的主要捷徑。

與老板賴某某的林地買賣中,席記昌為了能“順利交易”,席記昌找到了自己的老領導和某某:“和老大,這張卡里有點錢”“大興地自基村新火山和蘭木坪的林地已經賣給了賴某某,到時候,在林地流轉過程中,政府蓋章的時候給予方便,今后有什么事幫忙關照一下”,席記昌一次性將存有30萬元人民幣的銀行卡送給了時任瀘水縣分管林業的副縣長和某某,在“和老大”的幫助下,林權轉讓手續順利辦理。此后,席記昌又陸續從“和老大”處獲得了一些項目工程。

2014年,為獲得瀘水縣大興地鎮燈籠壩的飲水工程,席記昌得知電站老板和時任常務副縣長的黃某某關系很好,于是,席記昌就找到黃某某:“大興地的飲水要重新拉,是電站老板出錢,幫我和大興地鄉政府打一下招呼”。就這樣,大興地鎮燈籠壩的飲水工程就順利落到了席記昌的手里。后來,在得知黃某某想買一輛和金某某開著的凱美瑞轎車一樣的車送給媳婦時,為感謝黃某某,席記昌和金某某各出一半錢買了一輛凱美瑞轎車并落戶到黃某某妻子的名下。

在“老大”們的招呼和牽線搭橋下,席記昌把目光盯到了有項目的部門和鄉鎮主要領導身上,和他們拉幫結派,輸送利益,抓住中秋節、春節等重要節日和喬遷新居等特殊節點,及時送上“感謝費”和“過節費”。2011年以來,席記昌先后向從事公務的人員贈送明顯超出正常禮尚往來范圍的禮金共計9.24萬元。多次向有利益關系的國家工作人員行賄48.25萬元。席記昌精心構建的“關系網”,為拿到項目,“賺取”利益打下基礎,他先后從22個工程項目建設中“獲利”382萬元。

2017年9月8日,席記昌被“雙規”時,他還天真的認為,只要把與賴某某的關系交代清楚就可以回家了,然而等待他的卻是“漫漫長夜”。在談話室的第一天,他只交代賴某某分三次送給他30萬元的經過;第二天,交代了與和某某有不正當的經濟關系;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第十八天“雙規”結束,席記昌共寫了35份情況說明,進行了18次談話。他精心編織的美夢,最終在一次次的“說明”和“談話”中化為了泡影。等待他的,終將是紀律和法律的嚴懲。

席記昌從一個忠誠的軍人逐步蛻變成一個沉湎于聲色犬馬,流連忘返,徹底忘記了共產黨員身份和領導干部形象的“套中人”,其影響極壞,教訓深刻。

席記昌的案例讓我們深刻認識到:黨員領導干部必須要牢固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利益觀,培養健康的生活情趣。席記昌是一個從戰士、鄉鎮林業站干部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黨員干部。隨著職務的變遷,特別是擔任瀘水市林業局林檢局局長(股所級)后,放松了學習和世界觀改造,自甘墮落,直至發展到大肆貪污受賄。席記昌案再次說明,領導干部不論職務高低,如果背離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用作違法犯罪、謀取私利的手段,必然遭受政治上身敗名裂、經濟上傾家蕩產的可悲下場。

要切實加強對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的監督。進一步健全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權力結構,形成結構合理、配置科學、程序嚴密、制約有效的權力運行機制。全面落實民主生活會、述職述廉、誡勉談話、黨內詢問和質詢、黨員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等制度,真正從體制和制度上保證各級領導干部正確行使手中的權力。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認真履行職責,加大預防力度,治病于未發之時;發現同志有問題要早打招呼,早提醒;對腐敗分子,要及時“動手術、下猛藥”,嚴肅查處。(怒江州紀委宣傳部)

相關文章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